小熊维尼

【维勇】(ABO)云开见明月(上)

樱野Sakurano:

♡Alpha公爵维克托×Omega医师勇利
♡HE结局,有车注意
♡ooc属于我



  


夜幕悄然降临,位于北欧的月亮已清冷地高悬在夜空中,柔和的银光镀进偌大的房间里,豪华的大床上正交叠着两具充满诱惑力的身体。


躺在床上拥有姣好面容和火辣身材的女人正张开大腿承受着身上男人激烈的耸动,嘴唇发出醉人诱惑的声音,她朦胧着眼睛去看身上拥有一头银发面容俊朗的男人,此刻露出了极度性感的表情,精壮的胸膛覆着一层薄汗。女人伸出手想去摸男人,却被他迅速地擒住双手压在女人的头顶,加快了身下几乎无情的速度。男人察觉到自己快要达到顶点,便立刻抽了出来,享受着余韵的男人从唇边溢出一声叹息:


“Yuri……”





  


当Yuri打开这幢别墅的男主人的卧室门时,一股扑面而来女人的香水味和男性的麝香味和Alpha浓烈的信息素让他忍不住皱了皱眉,房间凌乱的痕迹无不显示出昨夜在这间房里的狂乱。


Yuri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走进房间先是拉开了窗帘打开窗通气,再走近躺在床上的始作俑者:“公爵阁下,该起床了,我给你开了药。”


可床上的男人像是睡着了没听到一样,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


“Nikiforov公爵,快起来了。”
“……”
“……Victor公爵?”
“……”


Yuri看着依然不吭气的男人终于投降了,坐到了床边,无奈地放柔了声音:“Victor,别装睡了,快起来。”


名为Victor Nikiforov的公爵大人这才睁开了漂亮的双眼,毫无睡意的冷蓝色的瞳孔里充满了笑意。


Victor蹭着自己的身体到床边,伸出双手就紧紧抱着Yuri的腰把自己的脸贴在他的背上:“都说了Yuri私底下叫我Victor就好了怎么说这么多次都不听话呢?我们两个明明就从小一起长大……”


可是你是公爵啊,而我只是你小时候去日本在路边捡回来的孩子而已,根子里还是日本人的Yuri的尊卑观念浓厚的很,尽管他已经在俄罗斯生活了将近十年。


“你倒是把衣服快穿上吧,冻到感冒就不好了。”Yuri见Victor已经醒过来了便不动声色地扒开环在腰上的手站了起来去给他倒了一杯温开水。


Victor看着自己的手黯然下来,抿紧了嘴唇看着Yuri的背影,有点失落。


“易感期到了也不好好注意一下,给你抑制药。”Yuri把药和温开水一起递了过去,Victor倒是很听话地接过去把药喝了下去。


Yuri动了动嘴唇,半垂着眼有点赧然地小声开口问:“昨晚……的那个人呢?”


“嗯?哪个?”


“就是……嗯……女人。”


“昨晚就走了。我不留女人过夜。”


“……Omega吗?”


“我从来不和Omega做的,你不是知道吗?”
Victor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身为Alpha的他却从极度排斥与Omega的肌肤之亲,似乎很不喜欢自己或别人的身上沾染上对方的信息素气味。很明显他想要的并不是女人或者Omega——


他的目光落在了站在他眼前温顺的男生,这个名为Yuri Katsuki的日本男生,这个被他捡回来后与他一起长大的男生,现在的Nikiforov家族的医师,准备进行第二性别分化的Omega。


Victor承认自己喜欢他,却忘了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是十年前在日本的街头看见这个落魄的男孩子的红棕色亮晶晶的眼睛的时候,还是接回来一起生活后第一次看见他露出害羞腼腆的笑容的时候,还是看见他决心学医留在家族里做医师那个坚定的眼神的时候,他都已经忘记了。


可是作为Nikiforov家族最为年轻的公爵的他,却不敢迈出那一步去占有他,等他成为Omega的第一次发情期来的时候标记他,他觉得自己没有那个权利。


因为Yuri不爱他。


Yuri一直都是温和无奈地看着他笑着的,不管是自己赖在他身上撒娇的时候,还是自己做出亲昵暧昧的动作把自己的信息素偷偷地蹭在他身上的时候,还是自己带着女人回来的时候——Yuri总是站得远远的看着他。


Victor几度想要放弃他,却发现自己真的做不到。
权势几乎一手遮天的他,在自己的心上人的面前,却只能像个落魄手足无措的毛头小子,令他难受极了。


“Yuri你的第一次发情期是不是快到了?”


“什么……”Yuri愣了一下,皱着眉头想了想,“好像是啊。话说你记得我第二性别快分化了倒是离我远一点啊,你害得我发情期提前的话我就来不及做回避措施了。”他觉得Victor又把信息素蹭到自己身上去了。


“诶……Yuri讨厌我信息素的气味吗?”


“……好了,你记得吃点早餐。我还有工作要忙,就先走了。”Yuri红了脸,并没有把刚才的话题继续下去,干净利落地收拾好药品后走出房间,“今天穿厚一点,外面下雪了。”说完并带上了门。


Victor呆坐在床上,等到Yuri走掉了好久之后才反应过来,环视了一周自己奢华的房间,偌大的空间却只萦绕自己的呼吸声,显得毫无生气。


Victor伸出手去触碰床边刚刚Yuri坐着的地方,却早已经失去了温度。



事实上Yuri难受极了,他害怕自己在那个房间里多待一秒他就会脚软变成一个哭包子,然后拼命摇晃他尊贵的公爵大人,埋怨他为什么要找女人上床,质问他为什么不看看自己。


从五年前就在心中埋下了对Victor爱慕的种子,经过多年的“日晒雨淋”,种子早已萌芽成长为茂密的藤蔓,紧紧地缠绕着他的心脏,痛苦地被勒出了血,却不敢大出一口气。他想他永远都不会跟Victor说一个有关告白的字。


他很感激小时候Victor能拉住他的手从各种意义上给了他一个温暖的家,很感激Victor能照顾他,保护他,但当Victor变成一个尊贵的公爵,剪了他一头长长的银发,逐渐变成一个成熟有魅力的男人,分化成一个优秀而强大的Alpha的时候,他那份小小的感激的心情就开始变味了。


特别是被告知自己即将分化为Omega的时候。


而正是这份逐渐变质的感情让他开始觉得卑微,他觉得站在Victor身边的人不应该会是他,但想要就在他身边的感情就越发强烈,所以他紧紧抓住了同为日本人的医师Minako这棵救命稻草,穿上白大褂的Yuri才觉得自己有了点底气。


可是Yuri觉得最近自己越来越暴躁了,可能是因为第一次发情期要来的缘故,他发现自己极度排斥Victor的信息素。


他害怕自己的心理防线会有一天随着Victor的温柔和笑容彻底坍塌,到了那个时候,一切都挽回不了了。


不能靠近,所以Yuri选择克制地一点一点保持着两人的距离。


Yuri不是没碰过这种情况,所以他觉得自己刚刚在Victor面前掩饰得非常不错。


Yuri像风一样卷回了药材室,想要发泄一般猛地打开门进去后重重地摔上了门,行云流水般地完成了这一套看似很帅气的动作之后,Yuri已经疲惫地大口大口喘着气,边想着自己肯定是疯了边转过头来,抬头睁开眼睛以后吓得立刻贴在门板上迅速烧红了脸。


他的老师,同样是Nikiforov家族的医师,同样是日本人的Minako,一个女性Alpha,此刻坐在他的桌子上,嘴里叼着一根药草饶有兴致地看着自己的学生。


“Mi……Minako老师!!!”Yuri被她吓得不轻,身体紧紧贴在门上一动不动,“你……你怎么在这里?”


“这是药材室我的好学生,我出现在这里很奇怪吗?倒是你,”Minako哼哼笑着眯起了双眼,“你做了什么亏心事看见我吓成这个样子?刚进来时还这么粗鲁……”


Yuri眨巴眨巴眼睛躲闪着老师投来的询问的眼光,脸上爬上一抹红晕,支支吾吾道:“没……没有……”


“还说没有,我都闻到你身上公爵阁下的信息素了。”Minako突然想起了些什么,“我记得这几天是阁下的易感期,那么……”Minako缓缓转过头去看见Yuri烧红的脸,便迅速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


Minako是知道Yuri对Victor的感情的,毕竟是同一个国家的人总会感觉很亲密,事实上他们两个也已经把对方看做自己的家人,Yuri也自然没有对她隐瞒自己的事情。


“Yuri……呃,我想说的是,你做好发情期来临的回避措施了吗?”Minako有点不知所措地嚼了嚼口中的药草,苦涩瞬间充盈了整个口腔。


她是不怕Yuri第一次的发情期啦,她就是担心阁下再把信息素故意蹭上Yuri身上让Yuri发情期提前来临又没有预防好的时候,那个时候问题就大了。


“老师……没事的,我会好好回避公爵阁下的,也会好好做回避措施的啦。”Yuri故作轻松地走到Minako的身边拿起一瓶药剂检查里面的情况。


“好吧亲爱的——”Minako有点无奈地看着Yuri,便轻巧地转移开话题,她想起来自己来药材室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了,“你能找找这个草吗,消炎止痛的药剂没有了。”


“我看看,”Yuri去看放着柜子里的药瓶,打开一看却发现里面也没有了,叹了一口气,“我等等去采一些回来吧——可是外面下着雪,你急用吗?”


“还行,等雪停吧。”Minako看了看身形有点消瘦的Yuri情不自禁地皱了眉头,“你身为一个医师自己的身体健康也要管理好行不行?你看你瘦的——”


Yuri看了看自己,笑了:“好啦,我就是最近有点忙而已,等我闲下来就会胖回来的。”


师徒两人窝在药材室里又唠嗑了一会儿,Yuri看着窗外的雪停了,便随便套上外套起身去药草园采了一篮子药草,出门的时候还不觉得冷,在外面吹了才好一阵子就觉得自己鼻子都要冻掉了。


Yuri缩缩自己的肩膀,快步向宅邸走去。


Victor刚出到门口时候,就看见Yuri从门口走进来。Victor看着他穿的单薄的身子心一沉,叫停了司机打开车门走出去叫住了Yuri。


Yuri听到叫声,转过头看见了Victor,睁着眼睛呆愣地看着他向自己跑过来,心里想着这个Alpha又要过来了快离开快离开,脚却像灌了铅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啊……Victor——公爵。”Yuri有点不知所措垂下眼眸不敢去看Victor,却立刻被他扶着下巴被迫抬起了头与那双冷蓝色的眼睛对视。


Victor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难得没有去纠正他的称呼,解下脖子上的围巾温柔地一圈一圈绕上Yuri的脖子,冷冽的信息素气味瞬间充盈着Yuri的鼻腔使他原本冻红的脸颊又羞得深了一层红色。


Yuri慌乱地看着Victor,想要解开围巾,却被Victor一把拉住了手。


“别动。”Victor嗓音沙哑,带了点不易察觉的心疼,“冻成这个样子穿那么少干什么?嗯?是谁早上还让我穿厚一点?”


他又脱下了手套先是拉着Yuri的手捂着暖了一会儿,再帮他戴上自己的手套。


Yuri心里涌起一股难以名状的酸涩,动了动嘴唇,低声说:“Victor……你还是自己戴上吧,我就回家里面去了……”他看上Victor立刻就被冻红的鼻头,有点心疼,用手去拧住它的冲动被硬生生忍了下来。


“果然要对你好一点你才会叫我Victor呢,看来我以后要对你更好了。”Victor半开玩笑地说着,他可不敢提出让Yuri叫他“Vitya”,这样绝对会把Yuri吓跑的。


Yuri张了张嘴想要反驳些什么却说不出什么话来,把围巾拉上遮住大半的脸,瞪了Victor一眼便像兔子一样冲回了别墅里面。


啊……还是被吓跑了啊。


Victor有点失落地笑笑,看着Yuri的背影消失在大门后面,他才重新坐上车离开。



Yuri简直像是落难般地窜回了自己的房间,从窗边偷偷地瞄下去发现他已经离开了,他那颗狂跳不受控制的心脏才稍微平复一点。


他小心翼翼地脱下手套和围巾捧在怀里,把烧红的脸埋在围巾上面,熟悉的Victor的红茶味的信息素气味让他差点哭出来。


对他这么温柔真的会要了自己的命啊……Yuri反应过来自己做出在闻味道的行为时吓了自己一跳,瞪着怀里的围巾好一会,又自暴自弃地抱着感动得温存了一下,便轻柔地折好放在床上。


年老的国王表示现在自己非常头疼和牙疼。


而这个疼痛的来源,正是来自某个在会议上气定神闲,正打着瞌睡的某个银发公爵。


他一手撑着额角,额前柔顺的银发垂下来遮住了半只眼睛,细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却毫无顾忌地散发着自己强大的信息素将自己保护起来不让别人踏足,表现出完全对这次会议丝毫不感兴趣。


国王是想拉拢最可靠的势力进自己儿子的党羽,让他们拥立自己的儿子为王。为了自己家族的利益,他必须让最可靠的权势成为自己家族的亲信。


于是他把希望投在了最有势力的家族。公爵雅科夫已表意跟随王室的选择,而Nikiforov家族的公爵Victor虽然没有表意但也没有要投入党羽的意思,而伯爵克里斯正忍着笑去看好友的睡颜,对自己好友的头发动手动脚。


国王没有这三个人的家族的拥立,拥有其他家族的势力也没有什么底气。他此刻陷入了想打压他们却不得已的尴尬处境,显然发现自己已经多处吃瘪。


他强打着精神尽力无视宽容着他们把会议进行着,准备把最后最重要的决定留到最后才与那个Alpha说。


“别戳了,”Victor终于睁开双眼去瞪他的Alpha好友克里斯,“我想我的发际线还很健康。”


克里斯听完之后“噗”地笑了出来:“我可没在意你这个。我只是想说,你再睡下去雅科夫就要起来骂你了。还有国王,他已经用很可怕的眼神盯了你好久了,我看了心里发毛。”


“你猜不到国王的那个小心思?比尔的继位阻力太大了,他肯定是想要巩固他家族的地位不是吗?”Victor托着一边脸颊,说完又打算昏昏欲睡。


“别睡了。你是太累了吗昨晚?”克里斯想起好友的易感期调笑,“易感期这么激烈?”


“如果不是想着Yuri才射出来,今天早上吃了两片抑制药,我现在会更累一点。”Victor揉着额角叹道。


“……”克里斯无语了。


如果他把这句话转述给那个Omega小医师Yuri,Yuri会不会被直接吓懵?


他的好友在这方面真是直率又流氓,克里斯叹服,而连国王也奈何不了的人居然会在一个小医师身上处处碰壁,克里斯更叹服了。


会议结束之后,陆陆续续地散了人,Victor打了一个哈欠也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却被国王叫停,“Nikiforov公爵请留步,我有些话想和你说。”


雅科夫惊讶地看了看Victor,又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国王没有说什么,恭敬地朝国王敬了礼便转身离开,还用眼神严厉地示意Victor恭敬一点。


克里斯无声地笑着对着好友挤了一下眼睛,也跟着雅科夫走了出去,偌大的会议厅只有国王和Victor两个人。


“Nikiforov公爵……你考不考虑成为王室的一员?”国王自知和这个精明的人兜圈子没有好结果,叹了一口气,单刀直入地说。


“成为王室的一员?我不是很懂您的意思——”


“和王室联姻吧,王室有几个还未被标记的Omega公主,而如果王室和Nikiforov家族联姻了……以后的政治局面定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你的政治地位将会以王室的名义显现出来。”国王试着循循善诱,“王室需要你的家族的支持。”


联姻?


Victor差点没笑出声来,联姻这种手段也大概只有国王能够想到了,国王的想法其实也没错,如果自己将与王室的一员结婚就等于王室和Nikiforov家族直接挂钩,之后的政治将由Nikiforov家族操控,王室的权力也得以巩固,这对于双方来说都是一个非常美味的馅饼。


但是对于Victor来说,这仅仅只是一个馅饼。


看Victor勾着唇角用食指摩挲着嘴唇这个小动作国王就知道他已经有想法在考虑了眼睛顿时一亮,“下周四将会在王宫里举行一场宴会,几个Omega公主也会出场。”


Victor饶有趣味地看向国王。


“公爵,为了你。”





王宫的消息总是传遍得惊人,只是过了两天,Yuri就获知了这个消息。


「王室将与Nikiforov家族联姻,Victor公爵阁下将有可能成为王室一员」的消息就像一颗炸弹在Yuri的脑海里瞬间炸开,让他脑袋一片空白。


Yuri苦涩地扯开一个极度难看的笑容,心却像裂开一个鲜血淋漓的大口子。想不到啊——苦苦暗恋了这么多年就是换来这样的结果……Victor这两天也没有告诉他会有这件事,是不想让自己知道么?还是自己知不知道都无所谓?


他觉得自己应该为Victor的未来而感到开心并且祝福的,但是心里却难受极了,呼吸也似乎变得艰难起来,眼前一片眩晕,眼睛却干涩地流不出一滴眼泪。


“Yuri……你要怎么办?你没事吧?”一旁的Minako担忧得心脏都快从喉咙里跳出来了,只好扶着自己的学生散发着自己的信息素让他冷静下来。


过了好久Yuri才抬起了脸,让Minako惊讶地看见了他脸上坚定而又决绝的表情,与他稚嫩的脸完全不符合的表情。接下来让Minako更是听到了一个更加决绝却又似乎已经深思熟虑的回答。


“老师,我要离开。”


“我要逃走,回到自己的故乡。”


“尽可能在发情期到来之前回到日本。”


“老师——你会帮我的对吧?”


——就让这一段残忍的暗恋结束吧。






Victor觉得很奇怪,他已经好几天没有接触过心心念念的Yuri了。就算远远地看见他准备上去打招呼的时候Yuri就会迅速地一闪而过,显得忙碌又神秘。就像是在躲着自己一样。


Victor不爽了好几天了。


到第三天的时候,他打算强硬地去找Yuri却被Minako医师拦住,说了一句“Yuri的发情期快到了请阁下离这边远一点免得影响您的信息素”把他直接推了回去,毫不客气地被下了逐客令。


Victor咬咬牙,好吧,发情期就发情期吧,他可以这么理解Yuri这样避开自己的举动是因为不想自己受到他的影响。


但是有什么不好的预感一直在心里冒着泡泡,特别是知道了那个传闻已经在自己宅邸里遍布开来怀疑Yuri是不是相信了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害怕极了,恨不得撬开Yuri的房门跟他解释清楚。


加上最近一直跟王室那边周旋,繁忙的政务让他抽不开身,Victor觉得自己都快要忙得爆炸了,有好一段时间都没有回家,又想着担心着家里的那个小医师,焦躁得天天灌自己喝伏特加。




而那边的Yuri却在隐瞒Victor准备着收拾东西离开。Minako象征性地敲敲门便打开了Yuri的房门走了进去,“你以后该好好报答我了,这里是火车票。”


“谢谢老师……以后一定好好报答你!”Yuri感激地接过火车票,看了一眼上面的日期,眼神瞬间一滞,脸色变得有点难看。


Minako叹了口气:“也只能那天走了,不然公爵阁下会发现的,那个时候他在王宫,就算得知你离开的消息也离不开。你要干脆点不是吗?”


“是的……我知道了。”Yuri摇摇头,把火车票好好地夹在了皮夹里面。


“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嗯,要收拾的东西不多,这里的东西几乎都是公爵阁下的……我只是拿几件替换的衣服和周转的资金就好了,离开也比较方便。”


“药呢?”


“拿好了。”


Minako走过去坐到Yuri的床上托着下巴,眼神有点游移:“你是准备回长谷津吗?还记得那里的自己的家吗?回去之后想干什么?”


“家……大概是不记得了,”Yuri苦笑着说,“我记得故乡是个靠海的地方,小时候会听到海鸥的叫声。那里比俄罗斯温暖多了,我也很喜欢。还会看到好久没有看过的樱花。回去之后,应该会开一个小诊所什么的继续当一个医师吧。”


“再也不回来了吗?”


Yuri的呼吸一滞,心跳莫名漏跳了好几拍,他深吸了一口气:“再也不回来了。”


“那你——”Minako转过头深深地看着陪伴在身边这么多年看着他长大成材的自己的学生突然有点难受,不止是因为他的离去,更是因为他因无果的感情而离去。她挪过去抱住自己的学生,在他的额头上吻了一下,“亲爱的你要好好照顾你自己啊……你毕竟是个Omega。”


怀里的Yuri似乎笑了出来,往她的背后拍了拍,“老师我也不是小孩子了,你也不用太担心。我会写信给你的。还有啊……你也别蹭过来了,老师的信息素会被影响到的。”


“唔……那干脆让老师标记你好了?”


“老师你在说什么呢……”


“哈哈哈,真想知道Yuri信息素是什么味道的呢。”Minako有点不舍地收紧了怀抱,在Yuri的颈窝里闭上了眼睛。


“一定是,非常温暖的味道吧。”


 


两个人的保密工作确实做得非常不错,以至于直到王宫宴会当天,Victor才从管家那里知道,Yuri今天要离开俄罗斯,离开自己的身边。


Victor当场“嗡”地一下大脑完全一片空白,眼睛一黑,差点没把手里的红酒往眼前前来报信管家脸上泼去。他颤抖着嘴唇再去询问一遍以为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什么,但是管家还是说了一句“Yuri Katsuki今天要离开了。”


离开?


他要离开?


他要去哪里?


他要从自己的身边离开了吗?


好啊,真是好啊,Victor终于知道为什么这段时间他为什么会到处躲着自己了,原来一直安排着离开而不让自己知道,甚至还专门选了自己外出的这么一个日子离开,连要离开的消息都是从管家那里得知!之前还以为是因为发情期的缘故好吧他也忍了,想着发情期过了也就好了,真是千算万算怎么也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


“速回宅邸。”Victor冷蓝色的眼睛瞬间阴暗下来,他把手里的红酒杯往台上一放,便快步向门口走去,速度之快让好友克里斯还没来得及问发生了什么事,他在国王眼皮底下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国王脚跟不稳,咬牙切齿地站起来想说些什么让皇家士兵拦住他的时候却被公爵雅科夫伸手制止了。


他惊讶地看向雅科夫,而后者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很抱歉国王陛下,我的学生可能未尽您意,不会与王室联姻的。”


“他已经有想要共度一生的伴侣了。”






Yuri拖着行李出到大门口是心里还是有点惴惴不安和失落的。他害怕会被Victor知道,却又很想Victor知道,哪怕是最后一面……他很想看看他的样子。


Yuri在大门口放下行李,与每个女佣管家笑着道别。最后他再一次深深地拥抱了Minako,闻着她身上熟悉的信息素的气味不禁有点想落泪。


Yuri放开Minako之后,他突然看见她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迅速低下头去看Yuri。


空气中突然充斥了另一个霸道且略显强势的信息素的气味,Yuri闻到之后突然僵住,整个人的热度涌上大脑之后迅速褪去,像被扔进了一个冰窖一样全身发冷僵直不得动弹。



Yuri知道是谁回来了,不敢转过身转过头,害怕得指尖都在颤抖,大气都不敢出,心跳却越来越快。


Victor的信息素气味太可怕了。Yuri知道,Victor从来不会在家里散发如此有威压力和警告意味的信息素的气味,而现在这种信息素的气味却浓得惊人。


Victor生气了,而且是,很生气的那种。


“你好啊Yuri,这么晚了,你是要去哪里?”


tbc.
——————————————————


这是写的第二篇ABO文!这次尝试了一下AO嘿嘿嘿……
维克托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至于后果……嘿嘿嘿你们大概可以想到哒
这篇文我分两部分发,明天发【有车】的最后一部分!


祝看着这篇文的你们同样愉快!【笔芯❤

评论

热度(6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