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熊维尼

【维勇】妙手仁心(17)(ABO|医患AU|患者Alpha维克托x医生Omega勇利)

秋阿声。:



试图在一章内跑完剧情和车的我简直太过天真,


最终看着向8000奔去的字数我还是把它拆成两章了(抱头逃窜



本宣以及全套本子的转发抽奖请走:O网页链接 






017. 




于是一切似乎都以最原始的方式重新来过了。




明明是两个什么都做过了的成年人,变得像是相识不久的青春期少年,一点一点地发现着对方的偏好习惯,站在安全的距离范围内互相试探,连牵手都担忧会不会显得逾距。




两人似乎都回归了相识之前平常的生活轨迹,却又因相互交织着的联系,而变得与往常完全不同了。




虽然从未明说,但维克托心底十分珍惜这个重新相识重新开始的机会。因工作要求特殊,即便将自己的生活重心从莫斯科转移到了东京的这间不大的公寓,可一旦从病假中恢复工作,还是经常需要到世界各地的拍摄外景与秀场影棚中来回奔波。




而维克托不在家的时候,那条叫作马卡钦的宠物犬便被勇利带回家照看。每次送狗过去时维克托也从未过多停留,放下狗粮和食盆便离开,看起来是真的收心,小心翼翼地追求着心爱的Omega,生怕被对方觉得自己轻浮。




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嗡鸣一声,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团的胜生医生蠕动了几下,从边缘处探出一只手来,摸索着够到柜子上的手机,拖回被窝里。小小的一团手机屏幕发出的光在被子形成的昏暗空间里暖融融地亮起来,上面显示的正是一条来自大洋彼岸的早安。




指尖按在那条灰色的会话框上停留了一会儿,胜生勇利顶着一头睡乱的头发坐起来,睡在外厅的贵宾犬闻声顶开门哒哒地跑进来,扑到床上来在那人盘起的腿间趴下,吐着舌头撒娇。勇利便搓搓它柔软的毛发,继而双手握着手机思考发来短信的人今天在哪里经历着怎样的时差。




没过一会儿,另一端靠坐在室内布景皮质沙发上还在加班拍照的模特先生口袋一震,趁着摄影师还在试光,避开造型设计师欲图帮他调整刘海角度的手,低头掏出手机查看短信。




那位身在日本的医生认认真真地在短信里写道:早安,工作加油。




由于14个小时的时差而忍受着一上午对方睡眠中不能通短信的寂寞,在看到回复的那一刻,世界倏地变回明明亮亮的美好模样。维克托·尼基弗洛夫揉搓着屏幕满足地吁出一口气,之前晚饭时不知躲去哪里的胃口迅速回归,下意识地就抓起桌上果盘里放着的圆滚滚的红苹果咔嚓咬了一口。




一旁的各部门助理们看着自带七彩气泡恋爱特效背景的模特先生集体目瞪口呆。




蜡制苹果承受了它作为一个道具不应承受的经历,可怜巴巴地被咬得露出白色的内芯。




突然的安静过后,摄影助理连忙冲上去阻拦,周围一阵骚乱,站在摄影师身旁围观的全程的经纪人无奈的按住了眼睛,深感再这样下去自己的发际线真的会愁得退到后脑勺去。




若是遇上休假留在日本的时候,顾不上倒时差,还带着一脸倦容挂着黑眼圈的模特先生便早早起床等在楼下,陪医生一起步行上班,不愿错过任何一点可以共同度过的时间。




有些时候,维克托也会在住院部的走廊里多停留一会儿,透过病房房门上的玻璃窗,定定地看着里面查房的胜生医生。偶尔在胜生医生转身时目光相对,两人便安静地交换一个柔软的笑容,再继续自己手头的工作。




就这样轻而易举地将医院泡满消毒水味的白墙染上粉红色的氤氲气息。




而被胜生医生无意之中接连伤害了无数次的单身同事们,纷纷戴上眼镜笑着流泪。




“……春天啊,可真是不得了呢。”美奈子医师拉着拖个被刺激得眼神呆滞的助手往五层手术室走,想着那两个人透过那么一小块玻璃窗还能眉目传情的模样,低着头笑着感慨。两个被导师夹在胳膊下面挣扎不能的小助手在走路的晃动中面面相觑,彼此都还能从对方脸上看到刚刚被师兄及其前任病人发出的闪光弹亮瞎了眼的痕迹。






当天气再一次冷下来的时候,胜生勇利已经成为了一名彻底独立的外科医师,无需导师的陪同监督,已经可以自己接手一些非大型手术了。




儿科的孩子们仍喜欢偷偷跑过来缠着他,新来的病人们见到他是Omega仍会觉得惊讶,23床的病人换了又换,可当走廊尽头的电梯门打开,那个银发的男人深色的风衣里套着整齐的正装,穿过来往的病人及家属,看到站在办公室门口的自己时眼睛一亮,笑着大步走过来。胜生勇利又觉得,似乎一切都和最初相识时一样,什么都没有变过。




难得维克托近期没有活动,终于可以在新年来临前,回到家里好好休息一段时间。




前段时间正是世界知名的时装周,他应邀飞去意大利,临行前不舍地拉着医生的手捏了又捏,流连着不想走。眼瞧着周围认出他是谁偷偷围观拍照的人越来越多,经济人急得打转也没法撼动他的倔强分毫,只得无可奈何地看着他认认真真地和勇利讲了无数个条件,Omega好脾气地一一点头,这次终于卡着登机时间,松手进去了国际安检区。




而今天就是履行承诺的日子了。




顶着周围好奇的目光,维克托·尼基弗洛夫走到倚着墙边站立着的医生面前,看着仍穿着医生白袍的胜生医生,笑着说道,“看来是我心太急了,勇利都还没有准备好。不过……”




他顿了顿,放在口袋里的手抬起来,整理了一下勇利翻翘起来的外衫领口,在这挂着肃静标牌的医院走廊里,凑到医生耳边压低声音唱道,“You look so beautiful in white……”




一股暖气吹过耳畔,胜生医生猛地挺直背,身后半掩着的办公室大门“咣当”一声被撞开并砸在门后的墙上,引来走廊里的众人频频侧目。




Alpha的手还流连在自己的衣领上,薄薄的一角就那样被维克托捏在手里,却又因下意识后退的动作被扯向一边,自己又被他那一口吹得从脸颊红到脖子,此情此景在外人看来想必极像是个被人撞破了调情现场。




胜生勇利觉得自己的耳朵简直要烧起来,连忙拉着笑得一脸无辜的Alpha走进屋里关起门,直到过了下班时间,才换好衣服,灰溜溜地拉着维克托从屋子里钻出来跑下楼去。




坐到车里时,胜生勇利仍在微微的郁闷,半张脸都埋进颈上缠着的围巾里不肯露出来。这样下去如何在患者面前建立起认真负责又可靠的主治医生形象?如何?




坐在驾驶位上的维克托在红灯的间歇,偷偷瞄着蜷在副驾驶座位上的勇利,藏青色的围巾,同样冷色系的外套,似乎那人白皙耳尖上因寒冷而泛起的浅浅红色成为了他全身上下唯一的一丝暖色,可维克托就是知道,那位安静内敛的医生眼睛里蕴藏着怎样的温柔。




而此时,那人正有些不高兴地鼓着脸颊,像只在嘴巴里屯了食的仓鼠,看着窗外的某点发呆。真想摸摸他啊,握在方向盘上的手指动了动,维克托艰难地将眼睛转回来,看着眼前的路况踩下油门,向大路上开去。




晚餐定在了市中心一家出名的西餐厅,因价位偏高而顾客不多,再加上去的时间稍显偏晚,店里看着更加冷清安静。铺着白色暗纹餐布的桌子上,精巧的透明玻璃水瓶里插着一朵玫瑰花,花瓣上甚至还沾着几点露水,不知是有人特意交代还是店家自己的主意。




让人不由得想起一年前那段工作在花丛中的时光。胜生勇利偷看对面那人一眼,维克托正将脱下的外套递予侍者,神情动作全无异样。胜生医生默默收回目光,暗自质疑自己是不是神经过敏。




完美错过对面坐着的人下一秒就笑得弯起来的唇角。




接近八点钟的东京,天已经黑得彻底。鲜少穿着正装的胜生勇利坐姿稍显僵硬,别扭地整理着袖口的扣子,维克托隔着桌子安抚地捏捏他的手,继而点头召唤侍者过来点餐。




他们穿着的正装款型十分相似,明显出自同一位设计师之手。




作为一名清正耿直,徘徊在中产阶级边缘的外科医生,胜生勇利是绝对不会花钱在这种非必需品上的。可模特先生拉着他直接去了店里,潇洒地扯了标签只说是片方送给代言的样衣,胜生医生将信将疑地接过衣服进去试衣间换好,从肩宽到裤长都十分贴合,长身而立的模特先生摸着下巴看了又看,满意地捏着信用卡进去里面付钱了。




可等勇利之后在地上捡起了那条被维克托揪掉的标签,才知道自己大半年的薪水就这样被上缴给了一套衣服。




光顾着惊讶价格的胜生医生却没注意到,这个人到底是在什么时候,又是通过怎样的方式,才拿到了自己精确的身材尺寸。




店里很安静,空气里喷洒了特有的香水,掩藏了任何可能让人感到不适的信息素气息。维克托还未出来,勇利便在店内的长沙发里坐下,看着墙上的显示荧屏。




那上面循环播放的是新品发布走秀的录像,正是维克托前段时间被邀请参加的那一场。像是维克托·尼基弗洛夫这样级别的模特,一年之内足以请到他去参加新品展示的走秀已是少之又少,勇利虽然对于维克托的工作内容不甚了解,但是这些常识还是有所了解的。




冬季新品以裤装和外套居多,各种颜色皮肤的男女模特依次上场,在T台前端稍作停顿,给台下摄影们十秒左右的拍摄时间。勇利看时已经接近走秀尾声,台下的观众们都准备好了手机,等待压轴模特的登场。




不似其他模特整体偏向蓝黑的服装风格,维克托所穿的一身几乎纯白,淡蓝色的灯光笼罩下可以隐约看到领口处暗存的花纹。平时随意垂下的柔软刘海用发胶固定住,蓝色的眼睛透过银色的发丝,好像是乳白色月光下的海面。




似乎早已习惯了这种场面,维克托自然地在人们期待的目光里走上来,直到T台前端才堪堪站定。




摇臂摄像机的镜头直推过去,定格在停住脚步的维克托身上。好像肯定心爱的Omega有一天定会看到自己的走秀一样,维克托左手按在右手袖扣之上,而右手抬起手掌自然地蜷起,食指弯曲抵在下唇上,对着眼前的镜头,带着笑意的唇畔慢慢做出口型。




摄影们早就准备完毕,只以为他是在飞吻做定点造型,一时间台下镁光灯闪得像是栽倒进了一丛炸开的烟花堆。




荧幕这端的胜生勇利抬手按住嘴,用力地眨眨眼试图确认刚刚看到的是否是幻觉。他不知道那时维克托眼睛里的世界是怎样的光影缭乱,可他却知道,那并不是什么飞吻,而是在……




下一秒,画面里的人叫自己名字的声音就真的从身后传了出来。




“勇利……?”维克托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沙发后面,手里除了钱包纸袋还拿着之前为这家拍的宣传样片,身后跟着一位微笑而立的销售经理。见他一脸认真地看着走秀转播,好笑地问,“怎么,这么喜欢吗?”




还在走神的胜生勇利愣愣地转过脸来,看着画面外的模特先生真诚点头。“嗯。”




维克托一怔,笑容停在脸上,一时不知如何回应。




原意只想嘴上逗逗他的维克托从未想到,竟然会被这样的一个不经意的直球表白击中,不由得一阵头晕目眩。身旁的Beta经理噗地一声笑出来,眼前的人已经后知后觉地红成一团,拉着他就往外走,再也不敢在店里多留一会儿。




只是临出门前,还是忍不住地回头地看看屏幕上与设计师并肩而立的银发男人,纯粹的蓝眼睛像是要透过屏幕直接印在人的心里。




而现在,那双湖蓝色眼睛的主人,正坐在桌子的另一侧,隔着忽闪的烛光,温柔地注视着自己了。






TBC.


PS. You look so beautiful in white那句歌词里的White其实是指婚纱23333一首很甜适合婚礼中播放的曲子


当时随机到这首歌的时候,想着勇利医生的白袍也可以说是White,如果老毛拿这个双关撩他也会很有趣。


于是我就撩了(。)



评论

热度(8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