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熊维尼

【维勇】镜子

“不要,我自己慢慢等”

牛角面包:

*ooc日常小甜饼,一口吃掉


*勇利在圣彼得堡训练,与维克多同居设定


*同系列无关联前篇:玄关


 


勇利每一次参加比赛的造型都是维克多捣腾的——那对他来说似乎不是多困难的事,应该说,是他乐在其中的事。




但维克多最喜欢的并不是这个——经历一场比赛和一整天的劳累以后,勇利坐在镜子前面,维克多替他把重又洗干净的头发擦干理顺,最好再有一点暖色调的灯光——那才是他最喜欢的时候。




勇利的头发看起来很温顺,似乎有点怕疼的样子,但只有维克多知道那些头发尖儿上略微的锋芒,隐约还有些扎手。梳子从发丝里滑过去,把扎手和不扎手都拢进掌心里。那个时候勇利配合地低着脑袋,任维克多摆弄头发,发尾下边露出一小截白生生的脖子,想咬。维克多把最后一缕头发梳顺溜,立刻化理想为现实,俯身在那截后颈上轻轻咬了一口。




勇利电击似地浑身缩了一下——倒也不疼,只不过任谁忽然被这么来一下也得被吓着。转回头想看看怎么回事,嘴唇上又被咬了一口。




哎呀。维克多笑眯眯看着镜子里面愣住的脸——还想再咬一口。




“哎——”勇利刚想说点什么,头上刺痛一下,维克多就抢过了话头,“白头发。”拔下来的白头发被放到勇利面前——又是一阵愣忡,而后轻轻地笑:“老了嘛。”




“我还以为我很年轻呢。”维克多调笑,“我可是比勇利还大四岁啊。”他装作难过的样子,弯下腰凑到勇利颈窝里闷闷不乐。“你最青春了。”勇利顺着台阶哄他,“三十的人还年轻得像三岁。”维克多在他颈窝里笑出来,暖而轻的呼吸洒到勇利肩上。




老去总是不可避免,恐惧也是——特别是在冰场和爱人面前。




“……在61岁生日当天与23岁超模阿奎里亚订婚,这将是他的第四次婚姻。据称,他已经为阿奎里亚在贝佛利山庄购置新的婚房……”勇利关掉了电视。正玩手机的维克多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又继续埋头盯着屏幕。




本来他们已经准备睡觉了,但勇利现在开始有那么一丁点儿的烦躁,他下床去卫生间又洗了一次脸。热水一直放着,温度都已经开始发烫了,蒸汽腾挪到镜子上——但勇利还是能看到眼角的一丝细纹,他索性闭上眼睛往脸上抹了一把水。




“……此前,他与现年57岁的第一任妻子离婚时曾产生经济纠纷……”




勇利深吸了一口气,开始思考到底要不要听从维克多的建议用一款抗皱精华。“你看起来就像十来岁。”当时他肯定地说,“但是也有保养的必要,是不是?”勇利睁开眼睛——镜子虽然被蒸汽盖住了,但他还是看见里面倒映的维克多的影子。“水都快溢出来了。”维克多从他身后靠过来,故意似地伸手从他腰侧穿过去,关上了饱受折磨的热水开关,然后收回来顺势抱住往怀里拖。“该睡觉啦。”




但是勇利挣了一下:“你看。”维克多松开他,顺着他的目光指引看向雾蒙蒙的镜子:“什么?”勇利凑过去,拿手在镜子上擦开一小团雾气,刚好容得下他的脸:“看,我长皱纹了。”他有点儿沮丧地试图用手指把眼底的细纹撑开,就好像那能顶什么作用一样。




维克多看了他一会儿,伸手轻轻扳住勇利的脑袋,腾出另一只手,在那一小团被擦干净的镜面外围画了个大心型——这样一来,勇利的脸就被框进去了。“我只能看到这个呢。”维克多无辜地耸了耸肩。




算了。勇利放弃了——白头发和鱼尾纹,真够呛。他觉得自己隐约看到二三十年以后的新闻——61岁的尼基弗洛夫与23岁超模——随便什么名字,沃特豪斯或者门捷列娃——此前在与他现年57岁的第一任伴侣胜生勇利——哦,见鬼的,他发现自己没法编下去,有些词眼儿光是想想都叫人胸闷气短。




“勇利。”维克多在叫他的名字,把他从不着边际的臆想里拉出来,“你知道,我最近在读一本书——”“读书?什么时候?我不知道。”勇利迷茫地看着他。“就在刚才——”维克多发觉勇利又想打断他的意图,赶紧补充,“不不,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嘿,你知道杜拉斯怎么说?”




“谁?”




“杜拉斯。杜拉斯女士——她说,呃——人人都说你美——”




“我?你在开玩笑吗?”




“唉——亲爱的,书里是这么写的,行行好别打断我好吗?我在说情话呢。”




“情——”




“情话!是的!(他不得不提高音量)”




勇利总算是安静下来。




“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我不仅爱你年轻时的容颜,也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维克多几乎是在声情并茂地朗诵了。




这段话听起来很熟悉,似乎是很多三流作家或者小诗人常常来一段的那种引用。可是有点儿不对劲——“是这么说的吗?我怎么觉得——”




“哦,也许是有点儿小改动吧。可那不重要。”维克多平静地挥了挥手,“哪个都比不上哪个,年轻或者不年轻——对我来说,勇利就是勇利。”他低下头,伸手撩起勇利额前微长的刘海,凑上去亲一下眉心。




“更何况,我可比勇利年纪大,备受摧残的面容应该是我的才对。”瞧,这人总是正经不过两分钟,现在又开始笑嘻嘻的了,“勇利可千万不要始乱终弃啊。”




“……才没有。”勇利伸手摸摸他的脸。维克多捉住了他的手,想起了什么似地慢慢说:“我猜你白头发的样子一定很好看。”




“你要我去染一个吗?”勇利打趣他。




“不要。我自己慢慢等。”



评论

热度(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