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熊维尼

【维勇】いつでも君を待っている(短篇完结/情人节贺文)

夏天不倒塌:

※感觉好久没写维勇了,当做复健练手感,昨天晚上写了这篇。


  不好意思可能有点意识流,不知道大家能不能get到我奇怪的点。


  原作时间线六年后的设定,全都是我的想象。


  虽然我想说结局特别甜,但是开头第一句是“分手”,介意的不要看。


  情人节快乐~w


————————————




一直都会等你


 


那是因为争吵而分手之后的第三个冬天。


 


已经回到日本生活的勇利穿好大衣、系上围巾,把手机钱包还有钥匙全都塞进了口袋里。他轻声说了一句「我出门了」,单人居住的公寓里当然不会有人回答他。


 


像往常一样挤上满员的电车,忍受着他人不断倚靠过来的重量,勇利没有感受到任何的不同。


 


这里是距离长谷津直线距离900公里以外的东京都,这个国家最繁华的城市,本就不起眼的勇利,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更加不会引起人的关注。


 


距离他退役已经过去了三年。


 


三年前,随着他拿到GPF冠军、被称为「日本的骄傲」,「胜生勇利」这个名字也在短时间内高强度地被媒体们曝光。然而这之后没多久他就选择了退役,并且拒绝了一切代言、录制节目、杂志采访的邀请,一个人回到了日本,开始了独自一人的生活。


 


比起那些并不擅长的邀约,勇利还是更喜欢滑冰场。有的时候他也会问自己,是不是除了花样滑冰就什么都不会了。但是没有人可以回答他,他也不敢告诉自己答案。


 


前一天晚上一直在做噩梦,虽然醒来什么都不记得了,但身体却格外疲累,精神有些不振的勇利推了推自己的框架眼镜,走出了车站。从车站到训练场需要走十分钟,他在街头拐角处的自动贩卖机上买了一罐热咖啡,结果发现拿到手上的铝制罐头是冰凉的,不知道是不是机器出了故障,但勇利也无心去追究,只是随手把那一小罐咖啡塞到了还空着的另一边的口袋里。


 


只是想喝点热饮的他,对冰凉的咖啡提不起喝的欲望。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在冬天只能喝热乎乎的饮料的年纪了,他在心中这么吐槽着自己,情不自禁地扯出了一个自嘲的苦笑。


 


勇利现在在做花滑教练,他教的是个只有十七岁的少年。虽然其实也才刚刚过了三十岁生日,算不上老,但是每天和这个年纪的充满了活力与想象力的孩子接触,总会很直观地感受到,现实有多残酷。


 


「胜生教练!」总是比训练时间早到的加藤阳平穿着冰鞋趴在冰场的栏杆上,冲着刚刚走进来的勇利用力挥了挥手,「早上好!」


 


勇利有些抱歉地看向自己的学生,「早上好。已经开始练习了吗?」


 


加藤是个很有天赋的孩子,很难得的是他还很努力,每天都会提前完成勇利安排的训练计划,多出来的时间则是不断巩固自己薄弱的部分。虽然相貌不能用「美」去形容,但是也相当阳光帅气,性格则是和勇利截然相反的类型。


 


「没有,才刚刚热身完。」加藤笑着摇摇头,忽然递给了勇利一个纸袋子,「教练,情人节快乐。」


 


「诶?」勇利都没能反应过来,今天居然是情人节,他犹疑着接过了那个深色的小纸袋,似乎是目前在年轻人中间很流行的巧克力品牌,「阳平君,你搞错了吧?」


 


「不是啊,就是给教练的!」加藤露出了一个更加灿烂的笑容,「因为去年问你的时候,你说没人送你嘛,所以我就准备了,你当做义理巧克力收就好了。」


 


虽然一个男孩子在两月份的情人节给自己准备巧克力是件很奇怪的事,但勇利不愿意去揣测加藤的善良,那样很失礼,于是难得开起了玩笑,「明年我也替你准备一份。」


 


「真的吗?」加藤笑起来眼睛弯弯的,露出的小虎牙衬得他越发年轻,「不过这样好心酸啊,我还是想要个女朋友。」


 


「所以送给我,我就不心酸了吗?」勇利忍不住反问道。


 


「啊算了,比起女朋友,我还是想要好成绩。」加藤很认真地思索着,随即大叫一声,「糟糕,其他人也马上就要来了,我抓紧时间先练一会。」


 


看着涉世未深的加藤,勇利不再和他计较,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鼓励,「巧克力谢谢。」


 


结果巧克力还是和加藤一起吃的。结束训练后两个人一起去了附近的一家家庭餐厅吃饭,趁着点的食物还没有端上来的时候,勇利拆了那盒包装精美的巧克力,推到了餐桌中央。


 


「一起吃吧。」


 


「饭前可以吃巧克力吗?教练你这个习惯很不好诶。」


 


装作没听见加藤故作老成的说教,勇利拈起一块撒了杏仁屑的巧克力,放到了嘴里,入口即化的可可在口腔内弥漫开,恰到好处的苦涩与甜蜜在舌尖跳着舞,是一种别样的享受。


 


两个人分着吃了小半盒巧克力,加藤随口问道,「教练,你谈过恋爱吗?」


 


「你在小看我吗?」勇利喝了口水,「我好歹也有三十岁了。」


 


「啊,我不是这个意思。」加藤慌忙辩解道,「我只是觉得你有的时候看上去很寂寞的样子,可我又想象不出你和人谈恋爱会是什么样。」


 


「想说我这个人很无聊的话就直说。」勇利伸手赏了加藤一个爆栗,「有过,维持了三年。」


 


「哦。」加藤观察着勇利的表情,却什么都看不出来,于是他小心翼翼地试探道,「是……那个维克托吗?」


 


加藤会知道这些,勇利一点都不吃惊,尽管他从来没有主动提过。但是在他去俄罗斯的那几年,网络上对于他和维克托的关系有着各种各样的猜测,因为他们表现得实在太亲密,似乎超越了教练和学生的那一线。


 


勇利从来没有对外承认过,他和维克托是恋人关系,哪怕他们交往了整整三年的时间。


 


不知道为什么,此刻的勇利反倒没有选择隐瞒,可能是真的成长了,放下了,才会把过去平铺直叙地说出口,「嗯。」


 


「果然是维克托先生……」加藤不是没看到勇利一瞬间黯淡下去的神色。因为他一直对此很好奇,却又得不到证实,尽管知道这很不礼貌,还是一时冲动问了出来,「对不起,胜生教练,我只是有些在意,我看到过相关的帖子,因为我是你的学生,所以看到你的名字就点进去看了。」


 


勇利摇摇头,说了句没关系,低头喝起了刚端上来的红茶。


 


「为什么要分手呢?」少年情不自禁地追问道,「我看过你们表演赛时双人滑的视频,我觉得你们之间很有默契,你们都很厉害。」


 


「本来教练和学生就不该在一起吧?」勇利反问道,「每一天,从早到晚都在一起,没有任何的私人空间,这样的关系迟早都会出现问题的不是吗?公私不分不是什么好事。」


 


「……」


 


「不过我有些吃惊,你居然不介意我是同性恋。」勇利看向对自己一片真诚的加藤,「很抱歉,我是这样的人。」


 


「什么啊?胜生教练为什么要道歉!再说你也不是同性恋,你只是恰好喜欢维克托先生吧!」加藤有些着急,「而且你人那么好,是迄今为止我遇到过的最棒的教练。」


 


「一样的。喜欢维克托,也是一样的,他是男人,而我就是同性恋。」


 


由于勇利笃定的说辞,这顿饭吃得并不开心,加藤似乎在堵气,虽然勇利不知道他在气什么。当他已经能够很坦然地面对过去的时候,居然还有人为他愤愤不平,这是一种怎样奇妙的感受,他从未体验过。


 


在车站和加藤道了别,回家的时候提前几站下了车,他想一个人走一走。


 


街上到处都是出来约会的情侣们,商家也抓准商机推出了各种优惠活动。勇利从这些人中间穿过,内心十分平静。


 


他在活到现在的三十年里,只喜欢过维克托一个人。也只有过他一个恋人。


 


那个时候为什么就分手了呢?勇利眯起眼睛陷入了回忆之中。


 


似乎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仅仅只是因为维克托在住院期间溜出去喝酒被发现了。这在人人都会喝伏特加的俄罗斯好像没什么,但是勇利就是很生气。


 


住院只是因为简简单单的阑尾炎手术。


 


因为在准备GPF,维克托刻意隐瞒自己腹部不正常的绞痛,直到陪着勇利、亲眼见证他拿到金牌,他才被送进了医院。


 


不过在那之前,他们也有过很多次争吵。正如勇利与加藤说的那样,相处的时间久了,再完美的恋人也会将缺点暴露无遗,无论是训练还是生活,一天到晚都在面对着彼此,公私不分不是件好事。维克托其实一直都是个任性的人,按照自己的想法而活,哪怕他和勇利两情相悦地在一起了,也没有改变这一点。他会在很细节的地方忽略勇利的感受,而勇利又只会一味地迁就,最后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个人之间的矛盾已经变得很深。


 


「早点说开就好了」勇利不止一次地这么告诉自己,但是还没等到推心置腹谈一谈的那一天,他们就分手了。


 


其实也没有正式的分手。只是在维克托出院之后,以「签证就要过期」为理由,勇利回到了日本,然后再也没有回去过。


 


这期间维克托打过几次电话,他道了歉,却没有提及让勇利回到他身边去。


 


「签证没办法再办了吗?」


 


「抱歉,维克托,短时间内可能没办法了。」


 


「这样啊。」电话那端是良久的沉默,「勇利已经成长到一个人也可以好好地生活了吧。」


 


「比起我,你还是多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


 


……


 


在勇利的记忆中,那几通电话都是无聊的琐碎家常,在一起的时间久了,会聊到的也就只有这些了,那些「爱」和「喜欢」都慢慢沉淀到了心底。他还记得他和维克托的约定——等拿到金牌就结婚。


 


但是真的拿到金牌了,他们却分手了。


 


这不是什么悲伤的事。不过是无可奈何。


 


人和人之间本就是毫无关联的个体,究竟是为什么会产生「爱」这样玄妙的情感,将两人紧密相连,似乎没有人能够给出准确的回答。从最开始的单方面崇拜,到后来的互相喜欢、陷入热恋,是个很自然的过程,勇利甚至没有考虑过,维克托与自己同一性别是不是有什么不妥。喜欢就是喜欢,喜欢到了可以忽略一切现实因素的程度,非他不可,甚至会觉得对方能够回应自己的感情,是神明给予的奇迹。


 


然后在日复一日的相处中,双方都多多少少有些改变,直到某一天惊醒过来,这才发现有很多东西早就不一样了。很遗憾,但是只有坦然接受。


 


说到底,他们之间也没法结婚。无论是俄罗斯还是日本,都不承认同性婚姻。


 


可维克托居然还想着要公开,要让全世界都知道他们相爱,这是勇利无法理解的。


 


「勇利,你到底在害怕什么?」当被如此质问的时候,勇利什么都没有回答。他有很多害怕的事,害怕维克托为自己牺牲太多,哪怕是单方面任性的牺牲,也害怕他们被推到风口浪尖,自己成为维克托天才人生的污点,更害怕他会因此而失去维克托。


 


越是害怕,就越是想逃避。这或许也是当年回到日本之后再也没有回去的原因之一。比起被动失去,不如主动放手。


 


这三年里,远离家乡一个人的生活十分自在。工作以外的时间可以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最近勇利迷上了阅读科幻小说,于是经常往图书馆跑。之前也骑过一阵子的公路自行车,虽然很业余,但是在休假的时候一个人运动也能够酣畅淋漓。


 


他的生活很健康,只有心里空着的那一块还没来得及被填满,以至于加藤那个小家伙都能发现他有的时候看上去很寂寞。


 


勇利一路走一路把加藤送给他的剩下的巧克力吃完了。嘴里甜得有些发腻,但勇利却没有买水喝,早上那罐咖啡让他今天不想再用自动贩卖机。


 


站在离家不远的一个路口,勇利耐心地等待着红灯。他忽然想起来一些有趣的回忆。那还是他在俄罗斯与维克托同居时的事,维克托有的时候会意外的耍孩子气似的黏黏糊糊的,在那个冬天会下鹅毛大雪,地上总是覆盖着厚厚积雪的地方,出门总是里三层外三层地穿很多。仗着被裹了那么多布料,别人认不出他们,维克托总是喜欢把手伸出来,示意勇利来牵住。然后他们就像是小学生一样,手牵着手一起等红灯、一起过马路、一起走回家。


 


仅仅只是普通的牵手,却幸福得直到现在想起来都忍不住嘴角上扬。


 


勇利不自觉地伸出了手,看着前方的信号灯发出即将切换的提示音。明明知道身边已经没有那个人了,还是做出了这种无意义的动作。


 


寒风从指间穿过,勇利很清醒,就在他想要收回手的那一刻,被某种陌生又熟悉的温度牢牢包裹住。


 


这个路口人很少,因此也没人来催促勇利过马路,他只是愣愣地站在原地,甚至都不敢转过头看一眼身边的人是谁。


 


其实不用看他也知道,会这么做的人,只有维克托。


 


以前是维克托主动伸出手,他一边说着「你是笨蛋吗」一边牵住了那只手,现在则是自己因为怀念过去而伸出了手,却不知为何会得到回应。


 


「勇利,好久不见。」一口流利的英语传入耳畔,随后是一句典型的调戏,「你想我吗?」


 


还是一如既往的自信,明明都过去了三年了。勇利在心里叹着气无声地说道。


 


「现在正在想你。」


 


听到这个答案的时候,维克托显然也吃了一惊,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勇利偶然之间伸出的手、此刻被他牢牢抓住的手,是因为在想他。


 


「你回来得好晚啊,我在你家门口等了好久,语言又不通,差点被当作非法入侵,只好来这附近逛一圈,不过这里还蛮有趣的,勇利就是生活在这样的地方啊……」


 


「你的行李呢?」勇利打断维克托的絮絮叨叨。


 


「要什么行李?我只是想你了,就来了。」


 


「……」


 


维克托还是那个维克托,做事情毫无章法也不讲逻辑,常常是想到什么就是什么。而勇利也还是那个勇利,总是在关键时刻带着点怯懦与胆小,笨拙得谈不来恋爱。


 


「呐,勇利,结婚吧。是时候完成当年的约定了吧。」维克托突兀地问道。


 


勇利没什么犹豫地「嗯」了一声,做出这个决定并不难,他自始至终都是愿意的,只不过维克托之前没有提过,也没有合适的机会提。


 


交往了三年,分手了三年。他们花三年的时间来发现彼此的缺点,然后又花三年的时间来看清自己还是只喜欢他、只想要他。


 


人生总是充满了不确定性,就像是勇利一直觉得当初的分手只是一个意外,他从来没有计划过此事,却切切实实地发生了,而三年后的现在,他又没有任何停顿地答应了维克托的求婚,就好像这三年的空白并不存在。


 


也许原本就不存在吧。因为心里总还是留着最重要的位置给彼此。


 


「我一直在等你,维克托。」他如此说着,拉着维克托,趁着绿灯最后的时间,大步流星地过了马路。


 


就像是以前一样,手牵着手,一起回家。




FIN.




————————————————————————


不知道看到这里的你能不能理解我这个基本上没有什么剧情的脑洞流,只是想写这样的感觉,却没办法很好的形容出来。


对于维勇来说,我觉得肯定会有矛盾与摩擦,是基于这样的想象上写的这篇。


明明很喜欢你,却还是分手了;


明明分手了,却还是很喜欢你。



概括起来可能就是这样吧。


然后还有一点忘记说了,在日本214是女孩子给男生送巧克力的日子,314是男生回礼,所以2月份男生送巧克力其实有点奇怪的ww不过因为真的喜欢着胜生教练嘛

评论

热度(5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