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熊维尼

[授权翻译][冰上的尤里/维勇]On My Love 为爱而生(时空穿越梗,第五章【3】)

遥远地球之歌:

[授权翻译][冰上的尤里/维勇]On My Love 为爱而生(时空穿越梗)


作者: RikoJasmine


翻译:@缄默的情人  ←微博


原文: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577016/chapters/19665139


 *译者注:因作者前四章写于最终话前,部分设定可能不符。黑色加粗部分为原文斜体字。




第五章


 (3)





时间飞逝,对于维克托来说,三月份的来临快的就像是闪电一样。


大奖赛决赛居然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此时此刻,维克托躺在客厅沙发上翻看着和勇利的聊天记录,趴在他身上的马卡钦正香甜的小睡着。


他翻到了勇利在12月底给他发的一条短信。短信的发送时间正好卡在了25日凌晨,确保他在当天醒来就能立刻看到。


“生日快乐,维克托!希望你今天过得开心!以及未来能一直开心快乐!”


后面是一连串烟花的表情符号,并以一个酒杯的表情结尾。当时仍然有些睡意的维克托看到短信后心跳顿时漏了一拍,睡意彻底烟消云散,立刻回复了一长串红心和感叹号。


而现在的他看着这条短信,眼神十分的柔和。他注意到勇利除了一些特定的情况外,并不常用表情符号。


他非常开心自己的生日也被归到了这种特殊时刻里。他上网查了一下勇利的生日,小心的记在了心里。


维克托往下翻,看到了两人互相发送的一些短信:互祝新年快乐并附上各自参加的新年派对照片,维克托出去买衣服时向勇利反复询问意见,勇利在维克托拿到全俄花样滑冰锦标赛以及欧锦赛冠军时发出的祝贺。


勇利还常常会将他们学校滑冰俱乐部里的趣事发给他,而维克托也会开心的将尤里、米拉、格奥尔基的糗事告诉勇利。


雅科夫已经不止一次因为维克托训练时分心看手机而朝他怒吼了,但是当然,维克托总是乐此不疲的无视了他。


维克托甚至还专门建了一个相册放勇利发给他的自拍,大多都是些日常照片,或者是傻傻的动作、扮鬼脸之类的,每次他看到的时候总会不由自主的笑起来。没过多久维克托就意识到自己并没有将这些照片发到Instagram上,而是贪婪的私藏了起来,就像是巨龙独占着自己的宝藏一样。


这些照片都是勇利人生中的短暂瞬间,某些私密时刻的定格,而它们都被发给了维克托一个人。因此,他们绝对称得上是宝藏。


而且勇利总会为他腾出时间。维克托发现自己即使发出再短的信息,勇利也从不会忽视他:就算只是一个使性子的“我好无聊”,勇利都会回他一个“发生什么事了?”


尽管他们身处的地区存在时差,这一点让人有些郁闷,但是他们总会想办法保持固定的联系。


能有人和你聊天……真的很棒,哪怕聊的是一件再微小不过的事也是如此。通常来说,维克托和认识的人聊天,到最后总会变成滑冰相关的话题。


但是和勇利在一起的话,他可以聊任何话题。当然了,鉴于他们两人都是职业花滑选手,滑冰总是不变的话题之一,但是却并非他们对话时最主要的内容。


能够从自己的职业中暂时喘口气,只做维克托自己,这是一种全新的感觉。他不再是传奇的花滑选手,不是一个竞技者,只是他自己。


维克托对此非常高兴。


通过几个月的交流——一大堆短信、Instagram私信、电话,以及FaceTime远程视频——他可以很肯定的说,自己对勇利的了解越来越多了。


他还可以很肯定的说,他喜欢勇利,非常喜欢。


勇利……难以置信的可爱。不仅仅指的他的外貌,虽然维克托确实非常喜欢他的脸蛋。他的性格既甜美又善良,尽管相隔千里,却总能让维克托在想起他时不由自主的微笑起来。维克托真的从来没有见过像他这样的人。


维克托一点也不掩饰自己被他吸引的事实。勇利就像是磁石一般,让维克托被他的性格、如今已经相当熟悉的声音以及能让人轻易卸除武装的温暖笑容深深地迷住了。只是想到他都能让维克托的心跳加速,内心中充满渴望。


他从来没有对任何人有过这样的感觉,这让他既惊骇又兴奋。这是他人生中从未发生过的事:新鲜,神秘,不可思议,让人激动。他的内心中有一股力量正将他的心脏坚定的拉向勇利。


尽管他们才认识了短短几个月,但维克托已经无比的珍视着他。对于维克托来说,勇利是特别的、独一无二的人,他十分庆幸能够与之相遇并且成为朋友,而且他迫切的希望勇利也能对他抱有好感。


他真的,真的非常希望能够尽快和他见面。在大奖赛晚宴后……也许他们能够再次像那样共舞。


那个夜晚已经被他烙印在了记忆里。他记得勇利的手臂环着他,坚定而又有力,而他向往更多。


维克托想象着他们下次见面时的情景,不由自主的开始猜测勇利会不会喜欢和人拥抱。维克托并不常和他的朋友有肢体接触,但是他非常想在下一次见到勇利时拥抱他,如果勇利同意的话。


还有其他的一些事。但是那些想法已经有了失控的迹象,他不得不马上制止了自己的幻想,让内心平复下来。


这时他的手机震动了起来,发出了叮的一声轻响。是尤拉奇卡的短信。上面只写了一句话,“世锦赛的名单出来了。”


维克托几乎是立刻就要坐起身来,然而马卡钦发出的细微抱怨让他又躺了回去。他安抚着自己的爱犬,在手机上快速回了一个谢谢,然后打开浏览器登陆上了世锦赛的官方网站。


他迅速的点开了今年参加比赛的选手名单,急切的在男子成年组中寻找着某个人的名字——然而当那个人的名字并没有出现在名单中时,他的胃猛地沉了下去。


胜生勇利不会参加世锦赛。


维克托震惊而又困惑的盯着手机屏幕,这时另一条短信也来了。是克里斯托夫。


“你看到世锦赛的名单了吗?为什么勇利不在上面?你有听他说过吗?”维克托皱着眉头说,“没有,我现在给他打电话。”克里斯回道,“好,如果他没事的话记得跟我说一声。”


回想大奖赛决赛后的新闻发布会和勇利最近关于学业的聊天,维克托记起来勇利最近正在忙学校的事,可能这就是他决定不参加这次世锦赛的原因。但是维克托更想听勇利亲口确认……也许是出了什么差错导致他的名字漏掉了,维克托十分希望是这个原因。


他在翻找勇利的电话时,克里斯再次发来一条短信。


“嘿你都没告诉我你有勇利的电话!!!维克托你这个狡猾的家伙;D


他没有回复这条短信,而是直接打了勇利的电话,等待着对方接听。他飞快的瞥了一眼墙上的钟,期望着勇利会接起他的电话。底特律现在应该是早上,通常来说勇利此时已经醒了。


维克托听到电话里传来一声轻响,接着一个温和的声音响了起来,他的心跳瞬间加快了。


“你好?维克托?”


他立刻欢呼雀跃的打招呼,“勇利!你好!”


听到勇利的声音让他十分的开心,虽然他打这个电话并不是来聊天的。他很快想起了这通电话的目的,声音放缓了下来,开口道。


 “那么,啊……世锦赛的名单出来了。我没有看到你的名字。”


“噢。呃,是的。我没有参加这个赛季的世锦赛。”


 “……噢。好吧。”


维克托盯着天花板,另一只手无意识的埋在了马卡钦的毛发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他一直都热切渴望着能够在下个月的世锦赛上和勇利见面,但是看上去他得等下次机会了。


他觉得……有些心碎。也许这个词用的有些重了——毕竟他们总有一天会相见的,他甚至都为自己的心烦意乱而感到幼稚了。但是这个认知依然像块重石一般沉在了他的胃里。


“维克托?”勇利歉疚的声音拉回了他的注意力。“很抱歉,我应该早些告诉你的。”


维克托回答,“没事,我想你最近应该一直都很忙。”


“只要你需要,我的注意力永远都属于你。我希望你知道这一点。”


勇利似乎总是知道怎样让他的心情变好起来。他低声说,“我知道。”


勇利温柔的安慰让他重新生出了勇气。每当维克托想要说一些难以开口的事时,他发现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截了当的将想法对勇利说出来。


他解释道,“我只是……希望能再次见你。在我们同场竞技的时候。”


勇利安静了几秒钟,维克托的心跳加快了。他听到勇利回复道,“噢,我很抱歉。我应该早点意识到这点的,对不起。”


维克托有些惊愕——他并不希望勇利说抱歉!——他提高音量说道,“没关系的!”


马卡钦因为他骤然拔高的音量而抬起头来,维克托焦虑的拍了拍它的头,不知道是在安慰他的爱犬还是在安慰自己。


 “那么,呃……!”他搜肠刮肚的寻找话题。“那世锦赛时你打算做什么?你马上就要毕业了,不是吗?”


“嗯,”勇利承认道,维克托可以想象出他点头的样子。“我最近一直很忙,因为毕业典礼就要在这周五举行了。周日那天我会回家。”


 “长谷津,对吧?”维克托希望自己的发音没有问题。


就算他发音不准确,勇利也没有纠正他,而是回答道,“是的,我已经很久没有回过家——到今年已经是第五年了。即使回日本参加比赛,我也基本没有时间回去。”


维克托蹙眉,和马卡钦更紧的依偎在了一起。贵宾犬快乐的在他的脖颈间嗅来嗅去,他一边听着电话一边拍了拍他毛茸茸的脑袋。


“我的家人都在等我回去,”勇利安静的说。“我已经忽视他们太久,是时候回去看看他们了。”


这些话在他耳边盘旋。勇利当然会想念他的家人,当然会想要回到他们身边。


哪怕这意味着无法参加世锦赛,无法见到维克托。


但这种忧郁仅仅只存在了一瞬。因为勇利接下来开口了。


“有机会的话你应该来长谷津看看。”勇利对他说。虽然话语中有些轻柔的犹豫,但是充满了真诚。“我指的是赛季结束后,当然了。如果你不忙的话。”


这个邀请让维克托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他吃惊的开口道,“……噢!”


他没想到会接到这个邀请——勇利邀请他去他的家乡。他很庆幸此时是在和勇利通电话,而不是FaceTime视频,因为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脸热极了。


维克托的呼吸加重了,唇边露出了一抹渴望的微笑,“听上去不错。”


似乎是以为维克托并不太感兴趣,勇利继续开口道,“我可以带你去逛逛……我是说,长谷津地方不大,但还是有不少景点可以看看的。”


维克托轻哼了一声,想象着两人并肩走在古雅的小镇街上,勇利高兴的给他介绍着有趣的景点以及小镇历史趣闻的画面。他有些想知道勇利会不会允许他牵住他的手。


 “马卡钦可以和我们一起,”他大声说,想象着自己的爱犬开心的在他们身边蹦跳的画面。他很快又在画面里加了一只娇小的贵宾,然后对勇利说道,“还有小维!他们会一起玩的很开心的,不是吗?”


勇利发出了奇怪的声音,像是不自然的呛咳了一样,维克托并没有听清,但他听到勇利柔和的回答道,“我相信他们能成为很好的朋友的。”


维克托所居住的公寓大楼里并没有其他的狗,他猜马卡钦在他去比赛时一定很寂寞,只能一直孤零零的呆在公寓,眼巴巴的等他回来。


他歉意的低头,在马卡钦毛茸茸的头上吻了一下,觉得自己的爱犬和勇利的小狗成为朋友的场景非常的甜蜜温馨。


勇利再次开口,“以及,呃,如果你来的话,可以住在我家开的旅馆里!我们都住在这里,所以见面的话会很方便。”


这已经不仅仅是邀请他去勇利的家乡了——这是在邀请他住在勇利的里。虽然勇利的家实际上就是旅馆,但是维克托依然觉得这是一个非常亲密的邀请。


维克托心跳加速的想要回答类似于听上去很棒,勇利,我非常乐意之类的话,这时勇利又意想不到的加了一句。“我家是整个镇子上唯一的一个温泉旅馆,你泡过温泉吗,维克托?”


维克托原本很纯洁的想法因为勇利的这句话骤然变得危险起来——他们两人一起泡温泉的画面立刻从脑海中跳了出来,让他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住。


鉴于他已经看过勇利脱掉大部分衣物后的样子,这个画面的构建简直令人苦恼的容易,而他的想象力正在欢快雀跃的将剩余部分补完。


维克托一只手按在自己通红的脸上,努力组织语言。“我泡过,但是……我相信绝对比不上你家的温泉!”


勇利轻轻笑了起来,“真会说话。不管怎么样,我想你会喜欢的——而且这不是打广告。温泉泡起来真的很让人放松!”


勇利温暖的笑声让维克托脑海中少儿不宜的画面更加疯狂滋长了起来。


勇利并未察觉到这一点,继续开口道,“这里还有不少美食,我相信你会喜欢的。你真的应该试试我母亲做的炸猪排盖饭!”


他听上去真的非常喜欢炸猪排盖饭这道菜。由于话题转到了另一个方向,维克托终于能够平定心神,用镇定的语气说道,“我没听说过,这是什么?”


“呃……炸猪排和鸡蛋放在米饭上?抱歉,我不太会描述,我只能说这是我最爱的食物。”勇利有些羞涩的说道。“我Instagram的头像就是它,如果你想看图片的话。”


噢,原来就是炸猪排盖饭!维克托一直都很好奇勇利的Instagram头像是什么,但是从来没有找到机会问他。


 “如果这是你的最爱的话,那一定很棒!”维克托回答道,心中升起了一股喜爱。“我忍不住想尝尝了!”


勇利安静又有些局促不安的笑了,但是维克托依然能够听出他声音中的快乐。维克托自己也笑了起来。


为了能够在食物这个话题上找到能聊的东西,维克托在脑海中搜寻着俄罗斯的美食,突然勇利开口问道,“维克托,你能Skype通话吗?


他眨了眨眼,回答道,“当然,怎么了?”


“我想给你看一样东西,没法用手机,但是我有一台手提电脑……呃,不是炸猪排盖饭或者食物之类的。”


维克托轻笑了起来。虽然不知道勇利想给他看什么,但是他非常的感兴趣。


 “好,我们可以找其他机会继续聊炸猪排盖饭。我去打开我的Skype——马上回来!”


“好的。”


维克托挂掉电话,飞快的打开了Skype,找出勇利的名字按下了通话按钮。勇利很快接了起来。维克托看到画面上出现了勇利迷人的微笑,他穿着一身合体的黑色运动T恤,正在调整自己的眼镜。在维克托逡巡的视线下,他羞涩的低了头,有些凌乱的黑发垂到了眼睛上。


和往常一样,他看上去棒极了。


 “你好。”维克托咧嘴笑了。


勇利有些脸红的露出了笑容,看上去可爱极了。“再一次的,你好。”


 “马卡钦也在这,”维克托说道,将手机朝下,拍出了巨型贵宾毛茸茸的棕色脑袋,它正因为听到自己名字昂首翘尾中。“看,马卡钦,是勇利!给勇利打个招呼吧!”


维克托将摄像头对准了马卡钦的脸,听到勇利愉快的朝它打了个招呼,“你好,马卡钦!最近还好吗?你今天看上去真可爱!”


贵宾犬认出了勇利,开始快乐的哼哼起来,摆起了尾巴,勇利笑了起来,这让维克托的心像是羽毛一样飞上了空中。


 “你想给我看什么?”他将摄像头重新移回到了自己的脸上。他能看出来勇利所处的地方:宽敞闪亮的白色地板,滑冰场的弯曲展板。他好奇的说,“你在冰场里?在练习吗?”


“呃,是的。这是我大学滑冰俱乐部的冰场。”


勇利的手提电脑放在了桌上,高度正好超过了冰场的展板,让维克托能够清楚的看到整个冰场内部。冰面上只有勇利一个人,但维克托能够看到一些年轻的花滑选手站在场边。


他们都朝这边看了过来。维克托不知道勇利的Skype画面有多大,但他还是朝他们挥了挥手。他们也朝他打了个招呼,然后飞快的跑出了摄像头的视野范围。


 “噢,”他说。“你的结对伙伴们看上去人不错!但我是不是吓到他们了?”


“他们人都很好。”勇利笑着说道,转头朝他们看了看。在勇利回头时,维克托静静的欣赏着他的侧脸轮廓,以及脖子的优美曲线。“你们可以进镜头的!维克托不会介意的。”


他们的回复有些模糊,维克托听不太清。他看着勇利耸了耸肩,转头看向屏幕。


“我估计他们还没从我和你经常联系的这个事实中缓过来。”勇利笑着解释道。“你真的很出名,如果你还没意识到的话。”


 “这话应该是我对你说才对,金牌先生。”维克托调侃道。“我的结对伙伴们也是一样的反应——不过我想,如果再在尤拉奇卡面前提到你的名字,他一定会在我睡觉的时候把我掐死。当然,这是完全阻止不了我的。”


勇利脸红了。维克托欣赏着他脸上逐渐蔓延的红晕,觉得真是难以形容的可爱。


“总-总之,关于这个,”勇利抬头盯着手提电脑的摄像头,说道,“我最近一直在为你练习,你想看看吗?”


维克托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任由这段话在脑海里消化了一下,然后欣喜的抽了一口气。


 “勇利!”他难以置信的喊道,既荣幸又感动。“你要为我滑冰吗?!我当然想看!”


勇利羞涩的笑了,然后脸上的表情变得坚决起来,让维克托几乎无法呼吸。勇利在手提电脑上点了几下,然后点点头,和无法克制迷恋之情的维克托再次短暂的交汇了视线。


勇利没有移开眼睛,而是盯着他,直直的朝身后的冰场中央滑去。


他做出了一个熟悉得令人惊讶的开场姿势。当不要离开伴我身边的音乐响起时,维克托的心脏几欲从胸膛中跳出来。





TBC



评论

热度(1878)